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阿里巴巴葛甲与忠诚的反对派iyiou.com

2019-03-12 04:02:47

阿里巴巴、葛甲与忠诚的反对派

对迈克马茨这样的敌人,我愿意称之为,忠诚的反对派。凡是有所大成的人、公司或者国家,都必然有一个或者很多忠实的反对派。有的人,就是为追赶大风车而生,他的一生或许都在寻找那个要去反对和打败的对象。而阿里,谁由叫你生于盛世,却并不完美。(一)

海湾战争之后,一种被称之为艾布拉姆的M1A2型坦克开始陆续装备美国陆军,这种坦克的防护装甲是世界上坚固的,它可以承受时速超过4500公里、单位破坏力超过1.35万公斤的打击力量。

乔治巴顿中校是美国十全十美那是神秀的坦克防护装甲专家,他接到了研制M1A2型坦克装甲的任务,这将是属于他的国家荣誉,

却也可能成为为他量身定制的职业灾难。

他可以找一名搭档。周边人给他推荐了一堆军事科学家,指挥官等等,他找了一位他多年的敌人,一直在各种场合批评他的敌人,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破坏力专家迈克马茨工程师。

两人各带一个研究小组开始工作,所不同的是,巴顿带的是研制小组,负责研制防护装甲;迈克马茨带的则是破坏小组,专门负责摧毁巴顿已研制出来的防护装甲。

刚开始的时候,马茨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将巴顿研制的新型装甲炸个稀巴烂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巴顿一次次更换材料、修改设计方案,终于有一天,马茨使尽浑身解数也未能奏效。

于是,世界上坚固的坦克在这种近乎疯狂的破坏与反破坏试验中诞生了,巴顿与马茨这两个技术上的仇家也因此而同时荣获了紫心勋章。

巴顿中校事后说:事实上,问题是不可怕的,可怕的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
对迈克马茨这样的敌人,我愿意称之为,忠诚的反对派。凡是有所大成的人、公司或者国家,都必然有一个或者很多忠实的反对派。

大概在很早的一部美国电影里,我已经忘了名字了,面对敌人的一一倒下,主人公用极帅的pose对手下说,让他们活着。

(二)

铺垫这么长,我想说的,正是近沸沸扬扬的阿里巴巴黑白之战,以及卷入其中的阿里黑,葛甲。

黑阿里的人确实不少。黑阿里,或者不黑阿里,都可以找出一大堆理由。不说促进就业等这些可能说哪个企业都可以说的贡献,阿里确实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整个中国的经济业态,也创造了很多个人商家的创富神话。当然,你也会发现,更多的人或许也成了炮灰。但这就是历史,历史塔尖上的明珠永远是闪耀的,更多人成了垫脚石。

今年整个资本市场都在期待着阿里的上市,阿里就像一只惊弓之鸟,小心翼翼防护着他那颗被上市压力笼罩着的玻璃心,小心得都有些过于敏感和脆弱。

如果说阿里跟敲诈勒索的机构或媒体较劲是可以理解的。但那么多不涉敲诈的自媒体,为何阿里偏偏特别盯住葛甲?或许主要的就是阿里不了解的就是葛甲,其他都多少能找出些仇恨渊源,而葛甲的仇恨从何而来?他们天然宁愿相信,葛甲是背后有利可图。于是各种猜想或者被谣言的误导,就接踵而来。

但这个预设或许本就是不成立的,或者误解。

葛甲,早已被贴上阿里黑的标签。

他因为主动或被动地为一家站写作太多黑阿里的稿,却也客观为那家站带来了阿里的投资,更让他对此有被过河拆桥的难以释怀,与站决裂。

之后更是在阿里的反对派的角色上,一条道走到黑。凡是阿里有大事,必然会有葛甲的声音。

这就几乎是他阿里黑标签由来的整个过程。但细心者也会发现,葛甲几乎不会故意制造或传播谣言。而且葛甲颇有些武侠江湖的狭义之气。

不熟悉葛甲的人,一定会觉得他背后有利益驱使,否则难以用正常逻辑去推断。熟悉他的人,比如我,却始终坚信,没有。历史以来的忠诚的反对派多没有正常理由。你可以不同意他,但是誓死捍卫他表达反对的权利,哪怕他的逻辑是荒谬的,哪怕他指出的事实只有一丁点是正确的。你可以指出他事实和逻辑的错误,但也要为那一丁点正确喝彩,以及包容他的刺耳。因为,这才能成就更强大的你。

1940年美国大选中,败给罗斯福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温德尔威基(Wendell Willkie),发表败选演说,他却这么说:

I say :Your function during the next four years is that of the loyal t us not, therefore, fall into the partisan error of opposing things just for the sake of opposition. Ours must not be an opposition againstit must be an opposition for an opposition for a strong America

(钛媒体翻译:我对自己说,你在未来四年的,是充当一个忠诚的反对派。所以,这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党从二战结束到1994年派政治斗争,而是必须成为一个忠诚的反对派,成就一个更强大的美国 。)

有的人,就是为追赶大风车而生,他的一生或许都在寻找那个要去反对和打败的对象。而阿里,谁叫你生于盛世,却并不完美。

(三)

做企业日久,我个人其实已经越来越不再喜欢评判其他企业好坏、对错,而是更想去挖掘事与局。永远没有完美的企业。去挖掘不完美的逻辑,也比去评判不完美的道德对错,要有趣得多。

但是对企业而言,多大的企业就要担得起多大的荣辱,以及多少忠诚的反对派,只要不是恶意的谣言。

2011年,一家我写过一些让他们不那么愉快的报道的企业,报案让公安去我当时的东家,上门要求带走我,并且交出我的邮箱密码,他们需要通过调查我的邮箱,获取与我通报情报的人。当然,结果可想而知,公安吃了闭门羹。但这事过后,这家企业便在集团内部,向数万名员工的内部报纸上,明确点名不能接受一个叫做赵何娟的的采访。这个在很多内部人看来不可思议,从所未有,但他就是发生了。因为这个公司的老爷子已对我有了不可磨去的偏见。

我无意去争辩什么,甚至非常理解,也从未就此事公开谴责过,只是尽自己的笔去继续真实的写。他们查了我很久,一无所获。

事过境迁,直到两年多后,这家公司的老爷子,有一天突然转发一篇我在钛媒体上发的文章给他的朋友说,这个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。

的确,其实听到一些让自己不那么舒服的话,就真的那么讨厌吗?

(四)

我正躺在病床上忍受着胃病的折磨,这一周情绪都很低落,我的一个同事刚刚因病离世,正在写字的今天正是他的头七。

在一起创业这一年多,我和他多的是争吵,一次又一次的争吵。在他看来,我澎湃着激情、创造力以及各种奇思怪想,而这些背后,都是违背公司管理流程、不符合现实,甚至是自寻死路的。

我常常为此而苦恼,直到去年有一天,他言辞极为激烈的训斥我:如果你的精力还主要在写稿上,而大家也都只能记住你写的东西,那这个公司很快就会死掉。你没有生活的压力,你心中满怀着你的理想,你可以玩,但你不要拿我们为你陪葬,你是CEO,作企业的职责,不是把钛媒体做得多专业多有影响力就可以了,而是你要为企业赚钱,你要养活跟着你干的我们,你要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,你要他还没有说完,我已经拍门而去。

与其壮大发展了说是一路狂奔,不如说是一路泪如泉涌,回到家,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坐在18层的落地窗口,看着远方,穿梭的火车,天空越过的飞机,烟囱里冒出的弯弯曲曲的浓烟这一次,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痛哭,瘫倒在地上,一晚上没有爬起来。

第二天,戴着墨镜,因为眼睛哭肿,我开始迈出了出去做生意的步。我也慢慢发现,其实生意没有那么难,而站有了越来越多好的作者。他也没有那么讨厌了。很久之后的一天,他突然对我说,何娟,我觉得你变了,比刚开始创业时更懂得沟通了,我突然意识到,并说:是,这要感谢你。

如今他去了,其实到现在我都还不大敢相信这个事实,我没有了反对派,却心如空空。

2018年广州汽车出行企业
2015年烟台A+轮企业
专注创业公司理财麒麟金服获千万级Pre-A轮融资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